作业帮直播课打造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

陈尧(化名)正在读小学五年级,这半年来,他的数学成绩直线上升,几乎每次考试都能得90分以上。

但在半年前,陈尧还是一个对数学没有什么兴趣的学生。自从上小学以来,他的数学“摇摇欲坠”,一晃到了五年级,小升初近在咫尺,数学不好渐渐成了命门。2019年末,父母给他报了作业帮直播课的数学在线班课,没想到迎来了转机。

老师董伟已经教了十几年数学,他很快发现陈尧有个不好的习惯——听课几乎从来不做笔记。同时陈尧对色彩敏感,喜欢绘画,常常在笔记本上画不同的图案。

学生正在上作业帮直播课

在作业帮直播课,每个学生有一名专属的辅导老师,陈尧的辅导老师是童婷婷。董伟和童婷婷开始“对症下药”,引导陈尧用红黑蓝三种颜色的笔做笔记,其中,红色代表重点内容,蓝色是比较难理解的部分,黑色则是简单的知识点,并结合孩子的爱好,在一些地方,还用图案补充解释知识点。

董伟老师上课界面

跟着老师们学习了“三色笔记法”不久,陈尧开始发现数学课的乐趣,每次听课,都会认真做笔记。几个月下来,成绩明显提高。

借助一些好习惯,是董伟和作业帮直播课的老师让孩子对小学数学产生兴趣,提升学习效果的方法之一,所谓“名师有大招,养成习惯好”。

这让老师们在2020年的网课“江湖”里声名远扬:过去4个月,受疫情影响,全国共有3100万学生涌入作业帮直播课观看免费课,成为在线教育第一名。而在最新一季小学付费直播课中,董伟和同事们已经教授数十万名学生。

从教多年,董伟的感受是,小学数学教育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难题。数字枯燥,运算抽象,这让不少学生感到乏味。他和作业帮的同事一直尝试各种方法,让学生们既能体会到数学的趣味,又能取得学习效果。

1 越来越讲不动:“都走不出奥赛的范围”

不过,最初并没有那么容易。

小学数学负责人曹争此前主要做小学奥数培训。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行业爆发,他开始尝试线上网课教学。

在线教了4年小学数学课程后,曹争发现这个行业一直停滞不前,过去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这让他觉得很糟糕。而想上在线小学数学课的学生群体,却日益庞大。

“过去小学数学在线课程,都走不出奥赛的范围。”曹争说,无论学生报什么类型的在线数学课程,都会跟奥赛相关,“很多教育机构,打造了一套课程,但是内容难度都比较大。而且质量很差,很多只是把线下培训课程直接搬到线上”。

这些数学课程尽管设计得成体系,但它们实际上只适合学习成绩排在前5%的学生。对于成绩优异的学生而言,他们已经把校内的课程消化得非常好,再参加这类的课程,能够锻炼思维,有所增益,“但如果他校内知识还没有学好,基础没有打牢,再去学这些在线课程就本末倒置了。”

而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听不懂,跟不上节奏。有学生在线听了十几节课后,觉得内容跟学校教的知识关系不大,很难取得学习效果。

内容与学校教育不匹配,难度、进度超前。整个行业所面临的困境,也摆在小学数学教研团队面前。

2016年,董伟、曹争先后加入作业帮,打算开发一套面向全国学生的小学数学王牌课程:“过去的小学数学培训只适合少部分人,但是在三四五六线城市,甚至农村地区,还有大量的学生有在线学习的需求,他们只是希望通过课外培训巩固、提升课堂学习的的知识。”

上课的时候,董伟也会发现,课程越来越讲不通、讲不动,因为过去的课程内容,没有考虑到这个广大的群体。

数学教研组曾经尝试过变革,降低教学内容难度。2016年6月,作业帮第一次降低小学数学培训内容的难度,没有取得期望的效果。2017年初,他们再次下调难度。

“降到最低难度,发现还有很多小朋友适应不了节奏。”董伟认为,这是体系搭建的问题,“之前的课程内容思维体系是超前的,而没有与学校教育同步、匹配。”在他看来,“老师们大多只是遵循过去的课程设计,没有认真研究过,学校里到底在讲些什么。”

2 “做同步培优,还是做竞赛培训?”

新的变革契机出现在2017年底。当时,作业帮直播课管理层下定决心改革小学数学在线教育,除了调整人员结构,也招募了更多优秀的教师。

那个时候,曹争的孩子即将上小学,为了小孩将来上学方便,他决定辞去长沙的工作,带着家人回到北京。

曹争老师接受采访画面

曹争找到作业帮负责人,表示想共同做一些“以前没有过的东西”。

他们进行了一次长谈,核心问题是——小学数学课程是“做与学校数学课程相匹配的同步培优,还是做竞赛培训?”

二人相聊甚欢,想法一致,都主张重点做同步培优。

“当时整个行业的主流都是奥数,几乎没有做同步培优的。”曹争说,他俩都认同步培优是未来的主流,因为有更多普通的学生有在线学习的需求。

聊完之后,曹争很快加入作业帮,成为直播课小学数学负责人。他和董伟等老师花了3个月时间,调研当时作业帮的小学数学课程教学状况。

当时的小学数学课程体系,很复杂,不聚焦。“没有与学校课本同步的内容,难度设置也不合理,奥数的内容产品线过多。”

产品线庞大繁多,人员也有限,每个人负责的工作太多,很难兼顾,也不容易保证课程质量。

董伟等老师借助各种手段,调研三四五六线城市的小学数学培训需求。“这些地方跟一二线城市相比,无论软硬件都没法比,很多家长送孩子来上课,只是希望提升学习成绩。”

经过几个月的调研,他们更加确定,相比奥数等竞赛培训,同步培优才是大多数学生的迫切需求。

2018年初,曹争和他的团队最终确定了作业帮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重新开发打磨出了新的教材,与学校教学内容匹配、同步,以符合大多数普通学生的需求。

首先是聚焦,停掉了苏教版和北师大版的课程,只保留人教版课程。“这样的话团队有足够的精力保证质量,而且人教版跟所有学生在校学习节奏是完全一样。”董伟介绍。

之后,他们调整和缩减产品线,仅保留3条。其中两条是同步培优课程,与学校课程匹配,以适应更多普通学生,另一条则是思维训练,针对数学成绩优异的学生。

新的小学数学同步培优课程在2018年春季班上线。

3 有趣:“头疼病”消失了

课程上线当年,王宙的父母就给他报了曹争主讲的小学数学同步提升班。

虽然是班长,但王宙之前一看到数学题就“头疼”,这是从启蒙时期便有的“旧疾”,尽管父母老师一直在敦促着,但他实在是很难对枯燥的数学产生兴趣。

没想几个月后,他对数学的“头疼病”就消失了。学期即将结束时,王宙给曹争写了一封信,兴奋地告诉老师,“我突然开始喜欢数学了,觉得数学好有意思啊。有一瞬间,我还后悔自己以前讨厌它。”

学生给作业帮直播课老师的感谢信

王宙在信中表达他对这门学科的新看法。这种改变源于曹争授课时的幽默风趣。上直播课的时候,王宙每堂课都可以听到曹争讲各种故事。

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把习题置入生活化的场景中进行讲解,是曹争和作业帮小学数学团队在做直播课时的一个重要方法。它能增加孩子们的代入感,从而体味到数字的乐趣。

“代入感非常有意思,我们会构建一些故事化场景,比如,通过动画短片演示,加上老师讲解,带孩子们一起去‘逛商场’,妈妈要买一件外套,小姨想挑选裙子,这样孩子们自己就会有价格的概念,知道不同数字所代表的不同涵义。”

曹争认为,小学生的思维在不断成长,在低年级的时候,需要一些趣味化、故事化的场景,帮助学习数字、运算,到了高年级,则需要更接近生活的场景,来理解逻辑的美。

因此,“有趣”是曹争和他的团队推出作业帮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的主要目的之一。在做直播课的时候,趣味性是曹争的一个明确要求。数字虽然看上去单调枯燥,但如果把这些数字引入到丰富的故事场景之中,便可以比较容易吸引孩子的注意力。

在打磨作业帮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时,他和他的团队从一开始便在趣味性上花了很多心思。

除了用故事增强孩子们的代入感,曹争和他的同事还设计了三个IP形象:雪球、艾克和小依,希望通过拟人化的卡通形象,让小孩子们在数学直播课上能有一种感情寄托,感觉有小伙伴们在陪着他们一起学习、成长,以此吸引他们的学习兴趣。

雪球是一个用雪花堆起来的北极熊形象,看上去圆滚滚的,憨厚可爱。“我们最初想过很多形象,但有一点就是,这个陪伴式的卡通形象,一定不要让孩子觉得自卑,说他比我聪明,所以,我们会选一个感觉比较傻傻的,可爱的形象。雪球正好符合这个期望,另外,也希望孩子们的学习,像滚雪球一样,越学越好。”曹争解释道。

小学伴学产品“雪球”

“孩子进入到我们APP里,打开他所选的课程,就像来到了一个家园,这些卡通形象就像家园里的小伙伴,会告诉他需要预习什么,做什么题等等,如果孩子们做对了,还会给予他们学分激励,他们可以用这些学分换很多东西。”曹争介绍。

不论在讲课,还是答题时,这些卡通形象,都会适时出现,把孩子们带入到不同的故事场景中,一起探险,帮助他们理解不同的数字、逻辑和几何图形等。

这个学习伙伴意外地受到了学生的欢迎。随后,产品团队迅速跟进,依托雪球打造在线班课的激励机制,推出线下实体玩偶,只有全勤、按时按量完成每一次作业,才能够领取。产品团队本以为这个要求“很苛刻”,没想到玩偶推出之后,立刻供不应求,完课率、到课率等学习指标显著提升。

4 有效:错误率降低了很多

珊珊(化名)也是一名小学5年级的学生,数学成绩一直不太理想。2020年春节之后,母亲给她报了作业帮的网课,每周学习两次,授课老师是董伟。

上了几次,珊珊就喜欢上了这门课程。

和自己见过的很多数学老师不同,珊珊发现董老师经常会用一个个故事来引导学生学习。

自从上了网课,珊珊还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在线上听完董伟的习题讲解后,都找父亲或母亲,把课上学的给大人讲解一番,直到父母都明白。

这是董伟教给她的学习方法之一。讲解过程不仅让她自己觉得挺有趣,还能巩固新学到的知识点。

“一个孩子自己去听一道题,对知识点的记忆可能就到30%,如果他在听完之后,以老师的角色去讲解这道题, 可能达到90%。”董伟的助手童婷婷称。

珊珊不仅给父母讲解,有时也会登上董伟的直播课,给其他同学讲解。在学校里,她还常常这样给其他同学讲解习题。

“我们特别鼓励学生用这样的方式温习知识点。”童婷婷说,不久前,珊珊的母亲给她发来微信,称珊珊现在答题的错误率比过去降低了很多。

在老师们看来,发生在珊珊身上的改变,实现了课程研发的另一个追求——有效。

正如作业帮小学数学教研团队追求课程“有趣”一样,“有效”也是打造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的主要目的。

除了让学生重温知识点,互动是在直播课中提升学习效果的另一个重要手段,而技术的发展,也给互动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老师们借助麦克风、双向摄像头以及其他技术手段,可以对手机另一头听课的孩子们,进行语音、表情和手势等识别,之后通过后台服务器分析、处理数万孩子的数据。

“每个听课孩子的数据都可以捕捉到,所以,我们上直播课的时候,设计了丰富有趣的互动,既能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也能保证教学过程中双向沟通。”曹争举例,他在课上问学生,1/3和1/3吨,哪个是分数,哪个是重量,他们在手机那头的回答,能够被即时捕捉并分析,他很快就能知道多少人答对,“效率很高”。

只有课程既有趣,又有效,小学数学同步培优体系才能真正帮助到有需要的孩子们。

现在,新的数学同步培优课覆盖人教版、北师大版和苏教版,课程完全按照学校的节奏走,一下子成了爆款直播课。现在,小学数学课在全国已拥有几十万名学生,并且填补了国内教培市场多年来的空白。

但曹争和数学团队依旧在优化。每一个学期结束之后,他们都要反复讨论,以让同步培优课程体系保持迭代、更新。曹争还在思考创新的课堂形式,数学团队招兵买马,在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上,还会不断往前做一些尝试。

他一直记着王宙给他写的感谢信,在众多学生和家长的反馈中,这封信说中了作业帮小学数学团队坚持了这么久的初心。

“我觉得这就是我做教育,觉得自己有价值感、成就感的一件事情,能够影响到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群体。所以对于我来,还会坚定不移地把教育的事情做扎实、做好。”曹争说。